91免费观看在线直播

明星带货赌博:赌金60万元,交易不到10个订单。快钱不容易得到。

“翻车”的明星带货

其中,带货的品牌/产品成熟度占比21%,产品价位占比18%,受众匹配度占比13%,促销力度13%,KOL的影响力只有10%,其他因素如直播带货时间、团队协同反应能力等占比26%。

事发后,吴晓波在微博回应此事,指责媒体报道失实。但网友并不买账,大家想知道吴晓波究竟帮商家卖出了几单。有网友甚至还翻出了他此前发布的销售“捷报”。一个是“粉丝平均观看时长3990秒”、一个是“引导销售业绩¥52169263”。

直播带货的泡沫已经到来,热闹只是一隅。当直播带货成为各路玩家争抢的“高地”,电商直播似乎进入了一个微妙的时刻。

一律不得转载、出版、改编或进行

短视频KOL交易平台相关人士认为,一场成功的带货,最关键的还是直播三要素——人、货、场要适配组合才行,即如何选对带货的人、选对的货、选对的平台。他们也对各因素影响权重做了一个估算。

7月9日傍晚,叶一茜也针对此事发长文回应,表示自己没有销售经验,所有东西都是亲自尝试后才推荐,相关茶具品牌出现争议后自己积极沟通协商,并且直播公司退还了全额合作费用,但对方还是不满意,未来会带领团队选品策略提升优化。

但现实是,不少名人、明星主播都是冲着捞快钱来的,对产品不够熟悉,质量把控不够,吆喝时不够专业,带货时违和感满满,自然销量也不会好。而实际上,明星带来的流量并不精准,在顾客看来,之所以去明星直播间,并不是商品“全网最低价”,也不是“质量有多好”,大多冲着明星效应凑个热闹,到了买单上面,粉丝们拎得清听谁的比较靠谱。

也有评论指出,大流量不等于大转化,在当前的带货直播模式中,常常出现明星人设与带货货品有“违和感”,且明星对待带货直播的态度往往倾向于“捞金”,缺乏对产品的筛选和了解,这些都是导致大流量无法大转化的原因。“明星扎堆直播,不再是稀缺资源,再加上明星直播一般不签署销量保底协议,很多人都不再去请明星直播了。”

有评论称,直播带货,是个专业推销工作,所谓明星带货,是代言带货,不是推销卖货,语境不对。比如李佳琦,就是一个推销天才,可以说是“国民推销员”。如果放一百年前在前门大街,也能围个里三层外三层,有了互联网,技术是人的延伸,就能有几百上千万人围观。又比如李子柒,人家下了多大功夫。

此前,李湘就曾因高价选品跌下带货“神坛”。去年10月,在直播间售卖单价4988元的水貂毛羽绒服时,一件未售出。今年5月,演员叶璇在结束一场卖力推销后,干脆直接“挥别”直播带货。她直言开播两个月,挣的钱还不如给企业站台两次挣得多。

由此可见,直播间“数字大战”背后,有一定粉丝基础和知名度的演艺界明星,还真不一定卖得过头部主播,甚至是商家自播。

一家直播团队正在直播中

事与愿违,商家直接到北京找该明星的经纪公司寻求补偿。但经纪公司并未示弱,以未签保底协议为由,让商家打道回府。

5月中旬,一位男演员进行直播首秀,首战却遭遇滑铁卢。其间带货的一款化妆水,是一国产美妆品牌商托人层层找关系,花费25万元才寻得一个直播坑位。商家期待25万元所带来的明星效应即销量大增。而直播过后,他发现自有品牌价格为几十元钱的化妆水仅仅卖出了50单,第二天还出现部分退款。

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明星带货都会“扑街”。6月份,淡出公众视野多年的张庭回归带货,5小时拿到2.5亿元销售额,稳坐抖音“带货一姐”的位置。但朵梅也坦言,她所接触到的明星带货能力并不稳定。以往商家根据电商主播带货业绩数据,进行对比分析,从中选择优质主播。但很多明星,由于直播次数不多,一般都是直播首秀,外界对其带货能力只限于预期。那么每一次带货,相当于一场赌博,赌不赌得赢,完全看运气。因此,部分明星团队,为了数据好看刷单的情况不在少数。

遭遇尴尬的“滑铁卢”之后,林昊与叶一茜所属的MCN机构快乐讯广告传播有限公司曾多次协商无果,该公司表示从始至终就没有向品牌方承诺过销售金额。在林昊多次投诉后,该公司最终同意退回一万元坑位费。

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,违者必究

小沈阳直播翻车,只不过是明星直播注水的一个缩影。

“是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做直播带货?”现在市场对这一道题的疑问越来越大。

潜规则“坑位费”

目前刷单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,会针对不同的用户需求,推出不同的刷单套餐。根据刷单卖家提供的报价表,用户只需要花费28元,即可获得抖音"158赞 10条真人评论 1万播放"。前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赵圆圆曾在微博爆料直播销售额虚高一事,声称,“现在一场直播没有好几个亿都不好写新闻稿了?真以为东西那么好卖?1元秒的车按原价算销售额,打五折的商品按原价算成交,PV算观看人数……个个都在放卫星,商家还剩几个子?”

另一方面,在未经过行业洗牌期之前,明星作为“引流”的核心,在之前的“光环”下一般都会提出高昂的出场费,但自身的能力与直播效果又未经实际的检验,扎堆进场、鱼龙混杂,显然搅乱了直播带货江湖的行情。直播带货往往都会把商品的价格压低,要求商家签署保价协议,这就更深度压低了商家的利润空间。

有直播电商从业者对此指出,吴晓波的“捷报”不讲平均观看时长,只讲更忠诚的“粉丝”的观看时长,有一定的美化之嫌;不讲“直接带货业绩”,而讲“引导销售业绩”,这意味着吴晓波直播前后卖出的都算其“带货绩效”,显然难以服众。

资料来源:新京报、21世纪传媒、凤凰财经

近日,北京某企业负责人耿新华(化名)在微博上痛批明星带货“名不副实”,数据造假现象频出。“我们和小沈阳合作了一场直播,卖一款白酒。当晚下单20多单,第二天一看退货16单。”这一成绩单着实令人费解,小沈阳目前在微博上的粉丝数是1743万,抖音粉丝数为1915.2万。为何如此大的粉丝基数,只卖出了寥寥数单?

专业人干专业事

而第三方数据平台小葫芦大数据检测显示,叶一茜在淘宝平台的12场直播中,场均总销售额为144.1万元,场均总PV171万。林昊认为这一数据注水严重,以叶一茜直播间每场销售商品在25件计算,场均总销售额可能只有几十万。

正如马云所说: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艺术家,李佳琦、薇娅就是直播行业的艺术家,专业人干专业事,这话一点没错。

从侧面承认了林昊所说销售不佳的情况属实。林昊说,自己断断续续与各路明星合作过,效果都不如预计的理想。比如,艺人大左,销量也十分惨淡。一场直播下来,销售额才5000块,除去给艺人的服务费2500元,销售佣金10%,商家自己到手的钱数只剩2000元。团队一群人忙里忙外十几个小时,基本等于白忙活了。

明星的入局、疫情的推动、官方的点赞,将直播带货这把火烧得越来越旺。

无论是平台还是商家,抑或是准备来割韭菜的明星,都需要思考什么是真正的价值。明星更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,直播只能是副业,既然做了,就选好品,把好关,负好责,不当“甩手掌柜”。该唱歌的唱好歌,该演戏的演好戏,别把自个儿的正道给走歪了。

KOL虽然看上去只有10%,但也是关键的。现在行业内就“谁来直播”这一单一问题上,正在逐渐摸索出一些模式。

直播风口再次刮起了暴风骤雨。

比如一些机构就推出组合型主播:明星 主播、主持人 主播、政府官员 主播、企业家 主播、商家 主播等模式,从专业和流量上两方面一同保证,来提升带货成功的概率。

有些商家认为请明星来就能直播卖货,本身就是不尊重推销员的专业。推销是推销,代言是代言,明星只能挣代言的钱,挣不了推销的钱。正如马云说的那句话: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艺术家,李佳琦、薇娅就是直播行业的艺术家,专业人干专业事,这话一点没错。

吴晓波直播前选品

商家尝鲜直播带货,坑位费未成商品大卖的“车票”,仅限于“投水”的一声响。“最早没有坑位费的说法,随着李佳琦、薇娅头部主播崛起,动辄千万的成交量,直播间出现排期,需要花钱预约档期,坑位费才开始出现。”

原标题:明星带货一场赌博:坑位费60万元成交不到10单,快钱不好捞

一方面,有些商家冲着明星的“自带流量”,凭借“搏一搏”的心态幻想可以用坑位费抢下一席之地,实现销量大增,但明星很“红”并不代表着商品就“火”,结果可能不尽如人意。

“请明星带货血本无归”的故事,成了各大商家直播心得分享群的饭后谈资。以线下销售为主的商家加入电商直播大军,以为抓住了“起死回生”的灵丹妙药,其实真实市场往往残酷得多。

即便是在精准定位这个层面上,拿出了高昂的坑位费,也难免遭遇“滑铁卢”。6月29日,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完成了自己的“淘宝上首秀”,坑位费对外统一报价60万元,参与吴晓波直播首秀的某品牌负责人称,实际上成交额5万都不到。“当时备了150万的货,令人大跌眼镜。”

“现在看来,带货是个专业技能。不是所有明星、名人,都能把粉丝数,影响力,直接转变为销售额。”某营销机构人士表示,一场成功的直播带货,要考虑的东西很多。比如,商品与主播的气质是否匹配、主播对商品是否足够了解、前期宣传运营是否到位等等,其复杂程度,并不亚于组织一场大型活动。

文 | 竹里

据上海某品牌负责人林昊反映,公司为推广一款茶具,邀请艺人叶一茜在淘宝直播卖货。一场直播下来,成交额惨不忍睹。“我们客单价是200多,叶一茜卖出去的总金额不到2000元。相当于不到10单。”林昊对此感到十分气愤,当时直播间显示的在线观看人数近90万。

归根结底,直播只是个形式,让消费者得到实实在在的高质量产品,才是一个合格主播的持久生命力。今后,薅羊毛党、变相骗取出场费等行为,将会在大浪淘沙中淹没,最终剩下的只有产品本身。

以淘宝直播为例,从2016年上线,短短三年,成交就达到了上千亿元,去年双11,10位主播销售超10亿,100个主播销售超千万。直播风口之下,明星艺人陆续“下沉”直播间,都希望能够重塑李佳琦和薇娅的神话。但李佳琦有且只有一个,明星想要通过直播间“封神”,往往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。

林昊把问题归结为明星直播带货的潜规则——坑位费。“我们算过,如果承担坑位费,商品的成本得在两折以下才能赚到钱。而一些小商家,就要拼场,单个坑位费太贵,扛不住,也不敢赌。” 据了解,电商直播的坑位费,报价少则几万元,多则几十万元,一些流量明星要价更是高达60万元。

难道粉丝不再为明星买单,又或者明星本身还不够流量?“找明星直播,其实是在赌博。”一位电商直播平台的运营人员朵梅直言,目前很多明星的数据和粉丝量都注水严重,造假充盛景。粉丝为明星无脑买单的时代,早已成为过去式了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